本站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中国当代艺术网 -最大的当代艺术门户网站
中国建筑网
中国雕塑家网
    当前位置: 中国画廊网 >>艺术新闻 >> 国外 画家 展会活动

      一位被遮蔽的比利时画家:无名的天才

      分享到:
      作者:黄松 钱雪儿 编译来源:澎湃新闻2020-02-14 08:50:10

          (1/15)莱昂·斯皮利亚特,《夜晚》,比利时国家收藏,现存放于布鲁塞尔伊克塞尔博物馆

          (2/15)斯皮里亚特,《自画像》,1907年,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3/15)斯皮里亚特,《自画像》,1908年11月3日,私人收藏

          (4/15)斯皮里亚特,《海岸线上的女人》,1910年,私人藏

          (5/15)斯皮里亚特,《温室》, 1917年,私人藏

          (6/15)斯皮里亚特,《渔妇》,1910年, 私人藏

          (7/15)斯皮里亚特, 《苦艾酒》, 1907年,博杜安国王基金会收藏

          (8/15)斯皮里亚特,《渔人码头的工作室窗户》, 1908–09年,私人藏

          (9/15)斯皮里亚特,《狂风》,1904年,Mu.ZEE藏

          (10/15)斯皮里亚特,《遇难的人》,1926年,私人藏

          (11/15)斯皮里亚特,《山毛榉树干》, 1945年,私人藏

          (12/15)斯皮里亚特,《室内(光束中的卧室)》, 1908年,奥赛博物馆藏

          (13/15)1925年8月,斯皮里亚特(左)与雕塑家奥斯卡·杰斯珀斯(Oscar Jespers)的合影

          (14/15)斯皮里亚特,《晚上的堤岸》, 1908年,奥赛博物馆藏

          (15/15)斯皮里亚特,《比利时二号》

        澎湃新闻获悉,2月23日起,位于伦敦的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RA)将推出比利时艺术家莱昂·斯皮里亚特(Léon Spilliaert,1881-1946)回顾展,这位被遮蔽的比利时艺术家出生于比利时沿海城市奥斯坦德(Ostend),20岁时搬到布鲁塞尔,辗转两地生活。作家埃德加·爱伦·坡和哲学家尼采的对他影响至深。

        此次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与法国奥塞博物馆合作的回顾展,是斯皮里亚特在英国首次个展,将展出他的笔下关于家乡和布鲁塞尔郊外的作品80余件,以展现他与众不同的一生。

        斯皮里亚特常以戏剧性的视角描绘奥斯坦德夜间安静却有光的场景,这种发自于自我的视觉上的孤独探索,与爱德华·蒙克和正在东京展出的丹麦画家威尔汉姆·哈莫修伊(Vilhelm Hammersh?i)等欧洲现代主义者相一致。

        在奥斯坦德的黄昏,一袭黑色长袍从灯塔下走过,天际线开始衰落,海岸线逐渐缩短。海边小镇岿然不动,但海上巨浪拍岸,如同黑色的梦境。面对这些作品,观众会感觉置身其中,似乎被淹没在这无边的黑暗之中。

        比利时艺术家斯皮里亚特用黑色墨水、彩色铅笔等创作这张令人恐惧的图像时,还不到20岁。画面中拖曳、颤抖的人像是他自己。对于斯皮里亚特而言,海浪是他一生的所见,无论是黎明之前、黄昏之后、还是午夜时分,他在海岸漫无目的地行走,试图从内心深处了解这片海。

        斯皮里亚特的作品几乎都是纸上创作:水彩、水粉、铅笔、蜡笔、钢笔和墨水,他探索了高超的艺术技巧并加以结合。他的作品尺度较小,他的工作领域要求他对于事物进行近距离的观察和反映,例如对瓶中黑墨进行引人入胜的研究,或是用蜡笔小心翼翼地描绘出堆在镜子前的纸箱上的光。他的创作展现出象征主义的理念:对于事物的神秘性保持静默的关注。

        虽然斯皮里亚特去世于1946年,但即使在艺术业内,他的作品也是近几年才被关注,对于他的生活更是一无所知。想要触碰他的生活状态,源自一张创作于1907年的自画像。

        在这件作品中,年轻的画家穿着他标志性的西装,坐在画板前,背景中有一面镜子,镜中反射出残破的墙壁、黑色的窗户和他面前的一面镜子。画家如同幽灵一般出现在暮光之中,面对观众,却又是一种道不明的模糊。

        神秘的自画像是斯皮里亚特作品中的一大标志。在一系列作于二十几岁时的自画像中,莱昂·斯皮里亚特通常面朝左边,偶尔正面看向画布之外。他的头部画得很特别,在一位与他同时代的人的描述中,他的头“瘦削突出,两颊深陷”,“一头惊人的蓬乱金发,几乎有点不真实”,瞪大的双眼“柔和而梦幻”,却“笼罩着冰冷的金属光泽”。

        斯皮里亚特的许多自画像展现的都是夜晚的画面:他是一个失眠症患者,是夜间精神状态的孤独探索者。这些自画像中既有从头部到肩部的寥寥数笔勾勒,也有对室内细节与自我审视的复杂刻画。画中的空间本身将观众置身于谜一样的氛围,关于死亡的谜题在其中微妙地扩展:在1908年11月3日的自画像中,撕过的日历上留下的数字表明了时间的流逝,让整幅画面犹如一篇灯盏之下的自省日记,或是对无情命运的沉思。似乎当我们看到那刀锋般蓝色双眼的时候,也看到了他皮肤下的头骨。

        在斯皮里亚特早年的作品中,有一览无余的室内场景与户外景色,有幽暗的房间和无处遮蔽的海边。斯皮里亚特常常遭受胃溃疡之扰,而那些神秘的房间一隅流露出病人对于卧室的感受:那里既是避难所,也是囚禁室。

        斯皮里亚特生活和艺术的主场依旧在海边,但与印象派以来艺术家们善于描绘的阳光、帆船、嬉戏的孩子不同,斯皮里亚特是海是孤独的、常常只有一个不安的、似乎随时会消失的人。他的作品将世人关于阳光海滩的想象,带入无尽的黑夜之中。或许正是因为这种忧郁,斯皮里亚特作品主要为私人收藏,在比利时以外的博物馆很少见。在现实中,想要读懂斯皮里亚特或许得到奥斯坦德的黑夜之中:

        海边夜色中的斯皮利亚特

        在现代艺术中,斯皮里亚特像是夜莺。孤独和沉默困扰着他的生活,也造就着他的艺术。他出生于奥斯坦德市中心的商人之家,祖父曾是灯塔管理员,父亲是香料制作者,并在市中心经营着一家大型店面,但他从小就失眠、躁动不安,并患有胃病。这让他经常沿着枯燥的街道步行至奥斯坦德海岸,迎接他的是空荡荡的海滨、孤零零的煤气灯,白沙滩后是波涛翻滚的黑色大海。

        在斯皮里亚特的笔下,海滩在昏暗的天空下泛着光芒,柱廊、石阶都朝着消失点驶去,铅灰色、棕褐色、黑色等暗黑系的彩色遍布,除了画家之外,没有人,唯一的亮色只有偶然出现的月光或灯的光晕挤出的微光。

        在学校,斯皮里亚特对于尼采和叔本华的哲学表现出极大兴趣,并喜欢阅读埃德加·爱伦·坡的惊悚小说。18岁时,斯皮里亚特原计划在奥斯坦德附近的布鲁日美术学院攻读学位,但却因为疾病而作罢。也许是出于安慰,1900年,父亲带着斯皮里亚特参观了当时正在巴黎举行的世博会,并给他买了一大盒彩色蜡笔。不久之后,灰色、黑色、普鲁士蓝、深海蓝等深色几乎都使用殆尽,但暖色却几乎没有被触及。

        去往斯皮里亚特的家乡,必须从布鲁日乘坐海岸火车,奥斯坦德的火车站就在海边,白天的海边还能看到两次世界大战后幸存下的利奥波德二世 (Leopold II of Belgium)时代留下的新古典主义建筑。到了晚上,斯皮利里亚特笔下的奥斯坦德出现了:深不见底的黑夜和黑色大海、林荫大道通向的也是夜的尽头,着一身黑衣的人,蹲在台阶上,向海望去,画面是无声的,却又似乎能听到她在海边的抽泣。

        一旦斯皮里亚特走出门外,他的视线所及便是大海那摄人心魂的黑暗,或是奥斯坦德皇家美术馆的宏伟结构,例如在《散步长廊,光反射》(Promenade, Light Reflections, 1908)中,建筑的支柱沿着无人的海岸无尽地延伸。斯皮里亚特1881年生于奥斯坦德,在那里度过了生命中的大部分时间。于他而言,奥斯坦德是想象的剧场,比起时髦的度假地,那里更是一个人与自然“狭路相逢”的地方。长时间忍受煎熬的渔夫妻子们等待着归来的渔船,关于生存的问题如同烈日一般炙烤着每天的生活。

        冬天的奥斯坦德更是斯皮利亚特式的,街道是空的,巨大的海滩亦空无一人,只有尽头处偶尔有几点黑色穿过海雾。夜幕降临之时,如同来到冰冷的边缘——孤零零、波涛汹涌。这份疏离感或许是生活给予艺术家的礼物。

        将家乡变为自己的幻想

        即将在2月23日在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开幕的以“莱昂·斯皮利亚特”名字命名的回顾展,艺术家将带观众回到自己的家乡,在潮汐与石柱之间奔跑,最终消失在画面的远方。

        斯皮里亚特的主要研究者、此次展览的策展人安妮·阿德里昂斯-潘尼尔 (Anne Adriaens-Pannier)认为,斯皮里亚特将家乡变为自己的幻想。她还借用了斯皮利亚特在1920年写得一封信证明自己的观点“我属于这里。我生活在一个真实的幻想中,梦想和海市蜃楼围绕着我。”

        斯皮里亚特从未出海,只是渴望航程,他静静地看着即将驶离的船只在海浪中划过一圈,喷出黑色蒸汽。此次展览将展出一张艺术家透过窗子看船的作品,这件作品的视线高于普通的视角,但更多的生活,他喜欢把视角放低,回望奥斯坦德的灯光、或像梦游者在岸上漫游。斯皮里亚特鲜少以简单的方式表现室内外世界之间的连接。1908年,他在奥斯坦德租了一间工作室,可以望到那里的渔港。《渔人码头的工作室窗户》(Studio Window at Visserskaai,1908-09)让人想到卡斯巴·佛烈德利赫(Caspar David Friedrich)画中所描绘的工作室窗外的船只桅杆。

        比利时当代艺术家卢克·图伊曼斯(Luc Tuymans)认为,自己从斯皮里亚特的作品中学到了很多,斯皮里亚特的肖像能看到或苍白或黄化的图像表达,这种想象力的表达或许来自摄影对其的启发。

        图伊曼斯暗示了丹麦画家哈莫修伊画面中的安静内敛和基里科(De Chirico)的城市景观与斯皮里亚特作品的关系。斯皮里亚特应该没有看到过他们的作品,但他的作品中对柱廊和空间的表达方式与基里科有所相同,但并不明显。而最常与斯皮利亚特比较的艺术家是爱德华·蒙克,尤其是他们对人物的表达。

        在斯皮里亚特的作品《狂风》中,一个女孩站铁栏杆边。风掀起了她的衣服,白色的衬裙在微光中若隐若现,她的头发也被猛烈地吹着。 仔细观察,她的嘴似乎张大着,带着对坠落天空的恐惧。在很多人看来,正是这件作品使斯皮里亚特成为奥斯坦德的蒙克。

        但这种比较似乎只限于这一件作品,斯皮里亚特是一位没有可比性的艺术家,他的底色是孤独。在比利时奥斯坦德现代美术馆(Mu.ZEE),斯皮里亚特和詹姆斯·恩索尔(James Ensor,1860-1949)被认为是奥斯坦德两位绘画大师,但两人虽然在时间和空间上有交集,但应该没有过多交流,从他们的作品看,除了同样带有比利时人的想象力,并无共同点。也许可以从他的作品中瞥见其他人的影响,比如伟大的比利时象征主义艺术家费尔南·诺普夫(Fernand Khnopff)那“密不透风”的细致刻画,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笔下人物背后的光环,以及乔治·德·基里科(Giorgio de Chirico)那形而上学的城镇风景中荒废的柱廊与广场。不过,从性格上来看,斯皮里亚特索居离群,不愿与人为伍,你永远都不会将他和其他艺术家混淆:他总是一个人。

        斯皮里亚特曾移居布鲁塞尔,并为出版商绘制插图。他曾为莫里斯·梅特林克(Maurice Maeterlinck)的超现实诗集《温室》创作版画插图。不过,和世纪之交的诸多艺术作品不同,斯皮里亚特的艺术一点也不文学:他在存在的神秘与物理世界中找到了自己的主题。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35岁的他与瑞秋·韦尔吉森(Rachel Vergison)结婚,并育有一女。一张1923年拍摄的照片中显示夫妇俩在过着平和的日子,照片中他们在奥斯坦德放松地挖着沙子。婚姻给他带来了宁静,但在艺术上却是矛盾的。因为斯皮里亚特面对糟糕的情绪时,他的艺术作品会更为出色;而当他平和时,那位风中呐喊的女孩也随风而逝了。在后来的生活中,艺术家将树木作为孤独的载体。《山毛榉树干》(1945年)作于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年,作品似乎是那个时代、也是他本人的写照:秋天的树叶,低矮的灰色天空,事物所显露出的罕见的图形美。

        但此次伦敦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展览所展出的作品,多创作于1918年之前。在其1908年创作的《光束中的卧室》(Bedroom with Beam of Light ,1908)里,奥斯坦德灯塔的光亮无情地将卧室的隐私暴露无遗,将白色床单和球形黄铜床把手照得通亮,又在衣橱的反光面上投下一块半圆形的蓝色光斑,平添了几分忧郁。单人床被夹在深色窗户和压抑的衣柜之间,床上有人,还是没有人?抑或是藏着一个没有希望的灵魂?

        或许一张1925年8月斯皮里亚特和雕塑家奥斯卡·杰斯珀斯(Oscar Jespers)在奥斯坦德阳台的合影,能让一个世纪后的人了解艺术家多一点。照片中的斯皮里亚特穿着三件套西服凝视着照相机。

        面对这张照片再看另一张自画像,斯皮里亚特在黑暗的屋子里徘徊,他在镜前坐下,画下了古怪,荒诞却及其现代的自画像。

        “怪异”也是斯皮里亚特的命运,所以他的作品多为中产收藏,而非公共博物馆。相比之下,同为奥斯坦德人的詹姆斯·恩索尔就获得了更多的肯定。而比起65岁死于心衰的斯皮里亚特,恩索尔在89岁寿终正寝。

        在一个异象中,斯皮里亚特独自在黑暗中沿着海岸行走,回望对岸时,或许他已经在海中。这也是斯皮里亚特作品的伟大之处,因为他总是超越可见的事物。建筑物的灯光反射在水中、人徘徊在苍白的月亮下,带着些许抽象,时代也似乎被困在过去之中。

        还有一些画作中的图像令人吃惊,以至于直接在我们的脑海上刻下印记:由远及近的海滨风景,如同峡谷一般的深夜街道,斯皮里亚特将它们简化到本质。他有时是幽默的,尽管我们不确定是否应该发笑。有时候,他笔下的人物仿佛出自漫画家之手,在那些神秘的妆容下,奥斯坦德的沐浴者和独行者带有一点漫画色彩。

        即使是在描绘飞机库里的飞艇“比利时二号”(Belgique II)的绘画中,似乎也蕴含着微妙的幽默。在这个主题中,斯皮里亚特发现了一种抽象的不朽,却被与之伴随的人类形象的微小所抵消。斯皮里亚特艺术的巅峰时期是20世纪初,而在那之后,他一直在持续创作,直到1946年去世。

        注:本文编译自《卫报》艺评人劳拉·卡明(Laura Cumming)《探索比利时未知的天才莱昂·斯皮里亚特的艺术》一文,以及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官网信息。“莱昂·斯皮里亚特”展将于2月23日-5月25日在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举行,并将于6月15日-9月13日移师巴黎奥赛博物馆展出。

      更多 艺术新闻
        1
      “艺狗”推出艺术毕业生原创设计版权保护新模式
        2
      没有颜料管 就不会有印象派画家
        3
      张大千艺术博物馆以“八德园”为蓝本,预计明年9月完工
        4
      柏林大型博物馆洪堡论坛遭火灾,“德国新名片”经...
        5
      海外博物馆:“上线”不仅自救更是抵达文化共享新路径
        6
      生态危机前的艺术远见——生态远见者:在紧急状态...
        7
      美国第一座现代艺术博物馆的诞生:疗愈西班牙流感...
        8
      70件珍品诉说“清代苏州潘氏的收藏”
        9
      川美教授陈树中 抗疫连环画《一线》 登上人民日报
        10
      探寻国画里“题画”的学问
        11
      从伦勃朗到莫奈,广东省博物馆年度大展要直播
        12
      中国画构图之审美特质
        13
      北京要在八个方面提升文化产业国际市场比重
        14
      窟内壁画手机看 敦煌莫高窟推全新“沉浸式”游览
        15
      敦煌莫高窟推窟外展示游览:游客可身临其境享奇幻体验
      更多... 保真销售
      王荣松作品
      吕华作品
      刘斐作品
      李文作品2
      李文作品1
      李达作品
      更多... 名家点评
      狂草大家—宋开强
      胸有千驷 马化龙腾----画马大师许勇教授评宋开强
      艺林高士 禅境通玄
      当其落笔风雨快 笔所未到气已吞
      砚池云水涌 书画啸长风----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评宋开强
      名家评论张海书法
      字在达情—欧阳中石
      著名学者欧阳中石先生的书房[名人书斋]
      诗意铸书魂 忽故已涉新
      沈鹏的校友情结
      中国现代书坛巨擘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关于黑子和他的毛体书法 王保成
        联盟站点:>>
      1. 拍卖网
      2. 美术家网
      3. 少儿艺术网
      4. 美术高考
      5. 民间艺术
      6. 摄影网
      7. 美术114
      8. 画廊网
      9. 当代艺术网
      10. 书法家网
      11. 紫砂艺术网
      12. 工艺美术家
      13. 建筑家网
      14. 雕塑家网
      15. 版画家网

        中国画廊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www.hualangnet.com,All right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11041342号-7

       E-mail:fuwu@meishujia.cn    beijing@meishujia.cn    
      会员登录
       通行证   帐号  密码  注册
      缺省图片
      Powered by SiteMagic © UC&Manage
      Processed in 0.199(s)   1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620(mb)